主页 > 马会宝典玄机 >

九鼎记最新章节复制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青山师兄,回来了?”诸葛青心中忍不住一喜,随即‘诸葛元洪’要为她说亲,不由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起来。

  诸葛元洪见女儿如此,不由无奈叹息,其实自从当初自己女儿为滕青山索要《莽牛大力诀》全本时起,他就意识到,自己这宝贝女儿,怕是对滕青山生出了一丝情愫。

  “我当时说跟滕青山说,我归元宗内的一些长老孙女等,比如你的表姐,还有琉香师妹她们,可都是好姑娘……”诸葛元洪说到这,诸葛青心急了,她爹怎么帮其他姑娘了,如果滕青山和其他人成亲,那她怎么办?

  见诸葛青眼中的焦急之色,诸葛元洪才笑起来:“好了,青青!直接说吧,你那位青山师兄,全身心投入修炼中,暂时不想成亲。所以那些姑娘他都拒绝了。”

  “至于青青你……”诸葛元洪微笑道,“他倒是没明说拒绝,只是说,现在还不想成亲。”

  “你青山师兄,是一个奇才。”诸葛元洪感叹道,“忘记告诉你了,他现在已经达到了先天!十七岁就达到先天强者啊,就是放眼整个九州大地,五百年内,他也只是唯一的一个!即使天赋再高,机遇再好,如果不身心投入,也难有如此成就!”

  “好了。青青。爹还有事。去武阁一趟。”诸葛元洪随即便离去。只留下诸葛青一人站在路道旁。

  诸葛青目送着父亲地背影消失在远处。轻声道:“爹。谢谢你。”诸葛青很聪慧。她能明白。刚才说地话。她爹完全是为了让她好受些。

  “不想成亲,不就是暗示着拒绝么……”诸葛青傻站着,看着桌上那一件衣袍,“不过,滕大哥十七岁达到先天。心思估计都在修炼上,哪想我,成天胡思乱想。嗯,我也不能拖他后腿……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虽然给自己鼓气,可是显然,她爹帮她说亲却没成,还是影响到她了,缝制口袋的时候,不由自主就走神乱想了。

  只见左手食指指腹已经出现一道针刺的伤口,殷红的鲜血流出,这一针刺的伤口还不小,诸葛青连抓起桌旁的一张宣纸,立即缠住食指。

  她即使收手地快,一开始还是有两滴鲜血滴在了缝制的口袋边上,两滴鲜血渗透过雪蚕丝,并且渗透了那一层布。诸葛青立即将衣服翻过来一看,还好,只是两滴血,透过雪蚕丝和布,在外面只是有手指头大小的深红色。

  青雨大吃一惊,仔细看向中院,立即兴奋地冲过去:“哥!”仿佛一只欢快的小兔子冲到中院,直接抱住坐着的滕青山,“哥你回来太好了,我这些天一直念叨着你呢,每天等哥回来都等不到。我吃饭饭不香,睡觉觉不好。”

  “真的?”滕青山眨眼道,“可我发现,我的妹妹,现在连午饭都不回来吃喽。”滕青山上午就回来,随后,是和表哥滕青虎一起吃的午饭,至于妹妹‘滕青雨’,根本看不到人影。

  旁边地滕青虎也揶揄道:“是哦,这些天,我都是和我那些军士们吃饭,很少看到青雨呢。”

  “表哥!”青雨瞪了滕青虎一眼,随后无奈看向滕青山,“哥,我不是不知道你回来嘛,否则,我午饭不吃,也要等你的。”

  “好了。”滕青山笑着道,“你和小云地事,宗主已经和我说过……我也答应了,等到年祭,将爹娘接过来,他们点头同意。你和小云的事,就算定了。”

  “表哥,小雨!这是我从蛮荒带来地宝贝。”滕青山说着,才指向桌上的酒葫芦,“小雨,刚才你表哥就问我这是什么,我可一直没告诉他。”滕青虎听地只能干眨眼,随即嘿嘿笑道:“青山,现在说吧,这是什么玩意?”

  “嗯。”青虎和青雨,闻到这酒香就感到口水要下来了,顿时不再犹豫,端起来就喝。

  青雨也吃惊道:“我全身筋骨都蜕变了,似乎,全身都是劲。”说着,青雨就跑到旁边放在水池旁地假山处,双手一把抓住一块足有千斤的石头,她那细细的小臂,一用力,呼!千斤大石被高高举起。

  从小青雨也没怎么练过,入归元宗才开始修炼内劲。虽然有内劲了,可是刚才,青雨是靠身体力量的。体型没变化,可没想到,身体力量竟然提升这么多。

  “没什么感觉。”青雨摇头道,“全身火辣辣地舒服,可是丹田和身体,似乎没变化。”

  “丹田没变化,不过,身体力量倒是又提升了。”青虎难以置信说道,他能清晰感觉,筋骨肌肉的变化,“可这次的提升,要比上次小很多。”

  “这朱果酒,对你们没用处了。”滕青山说道,在铁臂猴山,那些铁臂猴甚至于妖兽都抢着喝朱果酒,这朱果酒,对于初次喝的人或者妖兽功效很好,可是喝地量越多,效果越少,直至没效果。

  如青雨,一个女孩,身体素质一般,即使朱果酒再厉害,最多让她增加两三千斤力气。堪比一个二流武者。

  而青虎,第一碗明显吸收了很多,而第二次半碗,又吸收了部分。增加的力量,要比青雨高很多。

  如妖兽‘铁臂猴’,几乎大多数臂猴都是十万斤臂力。而铁臂猴,是经常能分到朱果酒地……显然朱果酒功效是有限的。不过,滕青山第一次喝朱果酒前,身体力量便接近二十二万斤!

  他第一次喝一小口,身体力量就有了不小的提升,不过,随着这么喝下去,越往下效果越弱,直至滕青山将这一壶酒喝了三分之一,再也没用了。

  虽然只是‘虚丹’层次,可身体力量的叠加,令他可以和先天‘实丹’强者一战。

  “青山,我的力量,最起码增加了八千斤!”滕青虎惊喜地说道,“我感觉,我纯粹使用身体力量,比使用内劲,只是差一点点罢了。”

  滕青山笑道:“青雨,这身体本来越强,越能吸收这朱果酒效果。可你一个女孩,不用锻炼肌肉,如果锻炼地,比小云还要粗壮,小心,小云不敢娶你。”

  “哈哈……”滕青山笑着,随即看向表哥滕青虎,“表哥,你虽然增加了八千斤力量,可这朱果酒,并没完全发挥。你平时得好好苦练,身体力量还会提升。”

  滕青山点头,吃过黑火灵根,滕青山很清楚,这‘朱果酒’‘黑火灵根’,即使暂时让自己提升这么多,可是随着修炼,还会逐步发挥。朱果酒喝了三分之一,真正起作用的,估计只是极少部分。

  滕青山估计,到后期,即使朱果酒能量还潜伏在体内,《虎形通神术》都不一定能将这潜力转化为实力!这《虎形通神术》,只是一部前世形意拳的绝技,在滕青山身体上,起地作用会越来越少。

  滕青山,修炼内家拳,已经令身体达到不可思议地步。他需要,创出一种,比《虎形通神术》更高超的内家拳绝技来!

  在修炼之余,滕青山也在江宁郡内,归元宗北边不远处购买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这府邸前任主人是位大盐商,为了做一笔大生意要银子周转,便卖掉了这一座府邸,滕青山出手,花费三十万两银子买下!

  归元宗北大门,身穿黑色盔甲的守卫站得笔直,大街上的行人根本不敢靠近这北大门。

  滕青山笑着点点头,便带着妹妹青雨、表哥青虎,还有诸葛云、诸葛青兄妹二人,一行五人走过归元街,沿着运河大堤一路向北走。在江宁郡城城内的东北区域,属于富人们的区域。

  “就是这座。”滕青山指着那大门,这府邸大门足有六七丈宽,在府邸两侧,更摆放着两座扬起前蹄的骏马石雕,使得整个府邸霸气十足。原先大门上方的牌匾已经被撤下。

  “大手笔啊。”诸葛云一看。不由眼睛一亮。感叹道。“大哥。你这府邸从外面看就不小。占地得有好几亩吧?咱们归元宗虽然占地够广。可人太多了。我也就分到几间房子罢了。还赶不上你这零头呢。”

  “大家进去看看。”滕青山立即带进去。这假山、荷花池、花园、石雕等。亭台楼榭在山山水水中。将空间凸显地很大。在这府邸中。一群人走了一会儿。青雨甚至于走地都迷糊了。

  “诺大一个府邸,单单打扫,还有浇花等等,就要不少人。所以这些侍我遣散部分,也留下了一半,再少,这么大的府邸没法弄了。”滕青山说道,“原先的护卫,我全部遣散,有亲卫队,不需要他们了。”

  “买这么大,我们住是其次,将来爹娘,还有我滕氏一族的人。”滕青山说道,“没有长盛不衰地势力,等哪年,我老了死了。滕家庄在乡下,面临各种危机,还是进城好。在城内是最安全的。这府邸,住两千多人嫌拥挤。不过数百人住下没问题!”

  永远在乡下是肯定不行的,滕家庄既然有祖传打造兵器的手艺,而且丝毫不亚于宜城最顶尖的匠师。既然如此,即使进城,那滕家庄族人们也不会坐吃山空。

  “滕大哥。”诸葛青笑着道,“你搬入新府,这可是一件大喜事,我也送不起太贵重的东西,嗯,给!”说着她将她背在身后的包裹拿出,然后递给滕青山。诸葛青捧着包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滕青山。

  “哥,这可是小青她亲自选的布料,从宗内要的雪蚕丝,从头到尾,可都是小青她亲手做地,你打开看看啊,穿穿看,看小青的女红怎样。”青雨也连说道,同时还偷偷向诸葛青一眨眼,诸葛青不由有些脸红。

  滕青山也就笑着打开,这是一件石青色的衣袍,摸在手上挺柔滑舒坦的,应该是上等布料。

  “大小刚刚好。”滕青山还看看衣内,里面是一层雪蚕丝,“小青这手艺真的不错。”忽然滕青山目光锁定了口袋旁雪蚕丝上。

  一直忐忑,担心滕青山看到的诸葛青,见滕青山脸上表情:“他看到了!”不由脸红,尴尬道:“滕大哥,那,那,那是我不小心,针刺破手指,滴上去的。”

  “小青辛苦了,这件衣服很不错。”滕青山笑道,“雪蚕丝内层,穿在身上也舒服。”

  在归元宗,黑甲军都统一级别就可以在外居住了,至于统领、长老更不要说,至于执法长老,权利更是高地吓人。

  而滕青山购买的那座府邸,被妹妹青雨,定名为‘滕府’,按照妹妹青雨的话说,看到别的府邸,什么‘李府’,什么‘郭府’,她就很嫉妒。所以,也给自家的府邸,定为‘滕府’!

  一声声爆炸声,从练武场内传出来,只见只是穿着长裤,赤裸着上身的滕青山,上身尽是汗滴,左手抓着轮回枪中部,右手抓着末尾,右手猛地一个前送,悄无声息中,左右手间就发出了完全迥异的力道。

  一股火红色螺旋劲竟然缠绕着枪头,这成螺旋形状地火红色先天真元,竟然旋转着,朝轮回枪的枪尖聚集去,那么强地螺旋结构先天真元,瞬间便压缩成了一点,聚集在枪尖位置!

  就是空气瞬间压缩成一点,极高压强下,爆炸开的威力都很惊人,更别说先天真元了。

  “轰!”轮回枪枪尖处发出了震耳的爆炸声,周围的气刃乱飞,草皮早就划出一道道深沟。完全能想象,这枪尖如果刺在敌人面前,猛然爆炸开的一点,会何等可怕。

  自从达到先天境界,这先天真元能够离体存在,滕青山这五行枪法地第四枪,已经完成一半了。

  “这么一点先天真元,凝聚成了一点。和轮回枪本身地力量穿透力,都无法结合。更别说,全力施展了。”滕青山暗自摇头,这形意五行枪的第四招,是融合《烈火五式》以及虎炮拳地意境创出的。

  强大地先天真元会在枪头形成漩涡,而后沿着漩涡的力道,顺势在枪尖处压缩成一点!这是第一点!

  是滕青山按照‘虎炮拳’的方式,爆发出的最强劲力,透过轮回枪,产生一股惊人穿透力。单单这一点,威力便不弱于毒龙钻。而‘第一点’先天真元沿着螺旋力道压缩成一点,威力也接近‘毒龙钻’。

  必须先以‘火尽薪传’的原理,令先天真元能形成漩涡并且压缩成一点,其次立即转为虎炮拳发劲,令全身劲道透过轮回枪爆发。

  无论是心境要求、力量要求、先天真元要求,乃至于对轮回枪的控制要求,都苛刻到极致。

  “最大的问题就是,令先天真元以螺旋结构,压缩成一点。必须要绝望中存有一丝希望的心境,可虎炮拳,又是愤怒地狂暴心境……两股心境不一。”滕青山思虑许久,脸色陡然一变,“不对!错,错,错!!!先天真元,控制方法错了。”

  “明天哥你就正式成为执法长老了,今天晚上,我和小云,还有小青,准备带你一起夜游运河!先提前庆贺一番嘛。”青雨连说道,滕青山看看天色,便笑着点头:“也好,我去冲一下,换下衣服。”

  看着滕青山离去,青雨激动的一捏拳头:“嘿嘿,小青,成不成,就看你的喽。”

  青山师兄,回来了?”诸葛青心中忍不住一喜,随即‘诸葛元洪’要为她说亲,不由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起来。/首/发

  诸葛元洪见女儿如此,不由无奈叹息,其实自从当初自己女儿为滕青山索要《莽牛大力诀》全本时起,他就意识到,自己这宝贝女儿,怕是对滕青山生出了一丝情愫。

  “我当时说跟滕青山说,我归元宗内的一些长老孙女等,比如你的表姐,还有琉香师妹她们,可都是好姑娘……”诸葛元洪说到这,诸葛青心急了,她爹怎么帮其他姑娘了,如果滕青山和其他人成亲,那她怎么办?

  见诸葛青眼中的焦急之色,诸葛元洪才笑起来:“好了,青青!直接说吧,你那位青山师兄,全身心投入修炼中,暂时不想成亲。所以那些姑娘他都拒绝了。”

  “至于青青你……”诸葛元洪微笑道,“他倒是没明说拒绝,只是说,现在还不想成亲。”

  “你青山师兄,是一个奇才。”诸葛元洪感叹道,“忘记告诉你了,他现在已经达到了先天!十七岁就达到先天强者啊,就是放眼整个九州大地,五百年内,他也只是唯一的一个!即使天赋再高,机遇再好,如果不身心投入,也难有如此成就!”

  “好了。青青。爹还有事。去武阁一趟。”诸葛元洪随即便离去。只留下诸葛青一人站在路道旁。

  诸葛青目送着父亲地背影消失在远处。轻声道:“爹。谢谢你。”诸葛青很聪慧。她能明白。刚才说地话。她爹完全是为了让她好受些。

  “不想成亲,不就是暗示着拒绝么……”诸葛青傻站着,看着桌上那一件衣袍,“不过,滕大哥十七岁达到先天。心思估计都在修炼上,哪想我,成天胡思乱想。嗯,我也不能拖他后腿……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虽然给自己鼓气,可是显然,她爹帮她说亲却没成,还是影响到她了,缝制口袋的时候,不由自主就走神乱想了。

  只见左手食指指腹已经出现一道针刺的伤口,殷红的鲜血流出,这一针刺的伤口还不小,诸葛青连抓起桌旁的一张宣纸,立即缠住食指。

  她即使收手地快,一开始还是有两滴鲜血滴在了缝制的口袋边上,两滴鲜血渗透过雪蚕丝,并且渗透了那一层布。诸葛青立即将衣服翻过来一看,还好,只是两滴血,透过雪蚕丝和布,在外面只是有手指头大小的深红色。

  青雨大吃一惊,仔细看向中院,立即兴奋地冲过去:“哥!”仿佛一只欢快的小兔子冲到中院,直接抱住坐着的滕青山,“哥你回来太好了,我这些天一直念叨着你呢,每天等哥回来都等不到。我吃饭饭不香,睡觉觉不好。”

  “真的?”滕青山眨眼道,“可我发现,我的妹妹,现在连午饭都不回来吃喽。”滕青山上午就回来,随后,是和表哥滕青虎一起吃的午饭,至于妹妹‘滕青雨’,根本看不到人影。

  旁边地滕青虎也揶揄道:“是哦,这些天,我都是和我那些军士们吃饭,很少看到青雨呢。”

  “表哥!”青雨瞪了滕青虎一眼,随后无奈看向滕青山,“哥,我不是不知道你回来嘛,否则,我午饭不吃,也要等你的。”

  “好了。”滕青山笑着道,“你和小云地事,宗主已经和我说过……我也答应了,等到年祭,将爹娘接过来,他们点头同意。你和小云的事,就算定了。”

  “表哥,小雨!这是我从蛮荒带来地宝贝。”滕青山说着,才指向桌上的酒葫芦,“小雨,刚才你表哥就问我这是什么,我可一直没告诉他。”滕青虎听地只能干眨眼,随即嘿嘿笑道:“青山,现在说吧,这是什么玩意?”

  “嗯。”青虎和青雨,闻到这酒香就感到口水要下来了,顿时不再犹豫,端起来就喝。

  青雨也吃惊道:“我全身筋骨都蜕变了,似乎,全身都是劲。”说着,青雨就跑到旁边放在水池旁地假山处,双手一把抓住一块足有千斤的石头,她那细细的小臂,一用力,呼!千斤大石被高高举起。

  从小青雨也没怎么练过,入归元宗才开始修炼内劲。虽然有内劲了,可是刚才,青雨是靠身体力量的。体型没变化,可没想到,身体力量竟然提升这么多。

  “没什么感觉。”青雨摇头道,“全身火辣辣地舒服,可是丹田和身体,似乎没变化。”

  “丹田没变化,不过,身体力量倒是又提升了。”青虎难以置信说道,他能清晰感觉,筋骨肌肉的变化,“可这次的提升,要比上次小很多。”

  “这朱果酒,对你们没用处了。”滕青山说道,在铁臂猴山,那些铁臂猴甚至于妖兽都抢着喝朱果酒,这朱果酒,对于初次喝的人或者妖兽功效很好,可是喝地量越多,效果越少,直至没效果。开马现场直播2019

  如青雨,一个女孩,身体素质一般,即使朱果酒再厉害,最多让她增加两三千斤力气。堪比一个二流武者。

  而青虎,第一碗明显吸收了很多,而第二次半碗,又吸收了部分。增加的力量,要比青雨高很多。

  如妖兽‘铁臂猴’,几乎大多数臂猴都是十万斤臂力。而铁臂猴,是经常能分到朱果酒地……显然朱果酒功效是有限的。不过,滕青山第一次喝朱果酒前,身体力量便接近二十二万斤!

  他第一次喝一小口,身体力量就有了不小的提升,不过,随着这么喝下去,越往下效果越弱,直至滕青山将这一壶酒喝了三分之一,再也没用了。

  虽然只是‘虚丹’层次,可身体力量的叠加,令他可以和先天‘实丹’强者一战。

  “青山,我的力量,最起码增加了八千斤!”滕青虎惊喜地说道,“我感觉,我纯粹使用身体力量,比使用内劲,只是差一点点罢了。”

  滕青山笑道:“青雨,这身体本来越强,越能吸收这朱果酒效果。可你一个女孩,不用锻炼肌肉,如果锻炼地,比小云还要粗壮,小心,小云不敢娶你。”

  “哈哈……”滕青山笑着,随即看向表哥滕青虎,“表哥,你虽然增加了八千斤力量,可这朱果酒,并没完全发挥。你平时得好好苦练,身体力量还会提升。”

  滕青山点头,吃过黑火灵根,滕青山很清楚,这‘朱果酒’‘黑火灵根’,即使暂时让自己提升这么多,可是随着修炼,还会逐步发挥。朱果酒喝了三分之一,真正起作用的,估计只是极少部分。

  滕青山估计,到后期,即使朱果酒能量还潜伏在体内,《虎形通神术》都不一定能将这潜力转化为实力!这《虎形通神术》,只是一部前世形意拳的绝技,在滕青山身体上,起地作用会越来越少。

  滕青山,修炼内家拳,已经令身体达到不可思议地步。他需要,创出一种,比《虎形通神术》更高超的内家拳绝技来!第四篇 赤虎咆 第三十一章 第四招

  在修炼之余,滕青山也在江宁郡内,归元宗北边不远处购买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这府邸前任主人是位大盐商,为了做一笔大生意要银子周转,便卖掉了这一座府邸,滕青山出手,花费三十万两银子买下!

  归元宗北大门,身穿黑色盔甲的守卫站得笔直,大街上的行人根本不敢靠近这北大门。

  滕青山笑着点点头,便带着妹妹青雨、表哥青虎,还有诸葛云、诸葛青兄妹二人,一行五人走过归元街,沿着运河大堤一路向北走。在江宁郡城城内的东北区域,属于富人们的区域。

  “就是这座。”滕青山指着那大门,这府邸大门足有六七丈宽,在府邸两侧,更摆放着两座扬起前蹄的骏马石雕,使得整个府邸霸气十足。原先大门上方的牌匾已经被撤下。

  “大手笔啊。”诸葛云一看。不由眼睛一亮。感叹道。“大哥。你这府邸从外面看就不小。占地得有好几亩吧?咱们归元宗虽然占地够广。可人太多了。我也就分到几间房子罢了。还赶不上你这零头呢。”

  “大家进去看看。”滕青山立即带进去。这假山、荷花池、花园、石雕等。亭台楼榭在山山水水中。将空间凸显地很大。在这府邸中。一群人走了一会儿。青雨甚至于走地都迷糊了。

  “诺大一个府邸,单单打扫,还有浇花等等,就要不少人。所以这些侍我遣散部分,也留下了一半,再少,这么大的府邸没法弄了。”滕青山说道,“原先的护卫,我全部遣散,有亲卫队,不需要他们了。”

  “买这么大,我们住是其次,将来爹娘,还有我滕氏一族的人。”滕青山说道,“没有长盛不衰地势力,等哪年,我老了死了。滕家庄在乡下,面临各种危机,还是进城好。在城内是最安全的。这府邸,住两千多人嫌拥挤。不过数百人住下没问题!”

  永远在乡下是肯定不行的,滕家庄既然有祖传打造兵器的手艺,而且丝毫不亚于宜城最顶尖的匠师。既然如此,即使进城,那滕家庄族人们也不会坐吃山空。

  “滕大哥。”诸葛青笑着道,“你搬入新府,这可是一件大喜事,我也送不起太贵重的东西,嗯,给!”说着她将她背在身后的包裹拿出,然后递给滕青山。诸葛青捧着包裹,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滕青山。

  “哥,这可是小青她亲自选的布料,从宗内要的雪蚕丝,从头到尾,可都是小青她亲手做地,你打开看看啊,穿穿看,看小青的女红怎样。”青雨也连说道,同时还偷偷向诸葛青一眨眼,诸葛青不由有些脸红。

  滕青山也就笑着打开,这是一件石青色的衣袍,摸在手上挺柔滑舒坦的,应该是上等布料。

  “大小刚刚好。”滕青山还看看衣内,里面是一层雪蚕丝,“小青这手艺真的不错。”忽然滕青山目光锁定了口袋旁雪蚕丝上。

  一直忐忑,担心滕青山看到的诸葛青,见滕青山脸上表情:“他看到了!”不由脸红,尴尬道:“滕大哥,那,那,那是我不小心,针刺破手指,滴上去的。”

  “小青辛苦了,这件衣服很不错。”滕青山笑道,“雪蚕丝内层,穿在身上也舒服。”

  在归元宗,黑甲军都统一级别就可以在外居住了,至于统领、长老更不要说,至于执法长老,权利更是高地吓人。

  而滕青山购买的那座府邸,被妹妹青雨,定名为‘滕府’,按照妹妹青雨的话说,看到别的府邸,什么‘李府’,什么‘郭府’,她就很嫉妒。所以,也给自家的府邸,定为‘滕府’!

  一声声爆炸声,从练武场内传出来,只见只是穿着长裤,**着上身的滕青山,上身尽是汗滴,左手抓着轮回枪中部,右手抓着末尾,右手猛地一个前送,悄无声息中,左右手间就发出了完全迥异的力道。

  一股火红色螺旋劲竟然缠绕着枪头,这成螺旋形状地火红色先天真元,竟然旋转着,朝轮回枪的枪尖聚集去,那么强地螺旋结构先天真元,瞬间便压缩成了一点,聚集在枪尖位置!

  就是空气瞬间压缩成一点,极高压强下,爆炸开的威力都很惊人,更别说先天真元了。

  “轰!”轮回枪枪尖处发出了震耳的爆炸声,周围的气刃乱飞,草皮早就划出一道道深沟。完全能想象,这枪尖如果刺在敌人面前,猛然爆炸开的一点,会何等可怕。

  自从达到先天境界,这先天真元能够离体存在,滕青山这五行枪法地第四枪,已经完成一半了。

  “这么一点先天真元,凝聚成了一点。和轮回枪本身地力量穿透力,都无法结合。更别说,全力施展了。”滕青山暗自摇头,这形意五行枪的第四招,是融合《烈火五式》以及虎炮拳地意境创出的。

  强大地先天真元会在枪头形成漩涡,而后沿着漩涡的力道,顺势在枪尖处压缩成一点!这是第一点!

  是滕青山按照‘虎炮拳’的方式,爆发出的最强劲力,透过轮回枪,产生一股惊人穿透力。单单这一点,威力便不弱于毒龙钻。而‘第一点’先天真元沿着螺旋力道压缩成一点,威力也接近‘毒龙钻’。

  必须先以‘火尽薪传’的原理,令先天真元能形成漩涡并且压缩成一点,其次立即转为虎炮拳发劲,令全身劲道透过轮回枪爆发。

  无论是心境要求、力量要求、先天真元要求,乃至于对轮回枪的控制要求,都苛刻到极致。

  “最大的问题就是,令先天真元以螺旋结构,压缩成一点。必须要绝望中存有一丝希望的心境,可虎炮拳,又是愤怒地狂暴心境……两股心境不一。”滕青山思虑许久,脸色陡然一变,“不对!错,错,错!!!先天真元,控制方法错了。”

  “明天哥你就正式成为执法长老了,今天晚上,我和小云,还有小青,准备带你一起夜

  展开全部希望大家支持作者我吃西红柿《九鼎记》大大,该章节为第三十四章 领命!,本小说网提供九鼎记的同步更新

  “嗤嗤~~”六盏座灯燃烧地声音在大殿内很是清晰,大殿内气氛完全凝固了。不少人额头上都是汗珠,脸色苍白者有之,双拳紧握者有之……即使是归元宗高层,在青湖岛即将大军袭来地压力下,一个个都很是紧张。

  “青湖岛人还没来,还没派出人马杀过来。你们就吓成这样!那我们干脆别打,直接投降算了。”诸葛元洪冷冽目光扫过众人,“各位长老、护法、都统、统领们。你们说!我们投降。青湖岛能让我们活吗?”

  一群人很清楚,那青湖岛是想要统一整个扬州。如果真地杀来,是绝对不可能让归元宗一大群高手活的好好的。或许底层人物能饶,可是归元宗的精英、高层们。青湖岛肯定要全部杀光。以免后患!

  “来就来。谁怕谁?”一名满脸长毛地粗壮大汉,怒吼道。“咱们归元宗,江宁郡城地城卫军就有八万!六千黑甲!上万核心弟子,数万外围弟子,这么多人,死守我归元宗内城,我就不信,那青湖岛那么容易就能攻进来!”

  黑甲军第二统领‘庞山’粗狂而蕴含金属感的声音响起:“我地父亲,叔伯、爷爷乃至各代长辈,都在归元宗!一句话——宗门灭亡,我庞家子弟先死光!”庞山双眸隐隐发红,要吃人般。

  “庞老二,是条汉子!”一位满头银发老者笑起来,“我封家子弟,也誓与宗门共存亡!”

  大殿内不少血性男子都咬牙切齿喊起来,在九州大地上。生死随处可见,能成为高层,几乎都是有血性有胆色地人物,一开始是想到宗门被灭的可怕场景而害怕,可害怕过后。就是疯狂!

  归元宗在江宁郡立足一千多年,许多家族一代代都是为归元宗效力,如封家、庞家、诸葛家等等……这些家族地孩子。从小开始就被灌输。要为宗派而战!一代代下来,与宗派共存亡地信念。早已经根植于灵魂!

  如果背叛宗派。也会被天下人耻笑。瞧不起!而为宗派血战,即使死了,别人提到。也会竖起大拇指!

  “好!”诸葛元洪看着众人,大笑起来。“我归元宗地弟子没有一个是怕死的!”

  没人能灭我归元宗。就是他青湖岛也不行!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只要你们听我调遣,我敢说。他青湖岛。灭不了我归元宗!”

  ‘归元诸葛’。他地睿智天下皆知,如果常人说那话。在场的人只认为是说大话,可是既然是宗主‘诸葛元洪’说这一句话。虽然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大家心底都有些相信了——或许,宗主真的能保住归元宗!

  滕青山心中血液在沸腾……杀戮?他从来没有怕过杀戮!他从前世七岁起,就是在杀戮中度过的,如果论在千军万马中保命地同时还杀敌。估计,没人能比滕青山做的更好。

  “当然。现在青湖岛,仅仅是公开。统领徐阳郡、天南郡。并没有说要灭我归元宗和铁衣门。”诸葛元洪笑道。“所以。大家现在可以略微放心,嗯……今天中午。我就在这大殿摆宴。”

  “今天一天,大家都呆在大殿内。”诸葛元洪说道。“以我推断,青湖岛如果要对我归元宗动手。应该就在今天,如果今天还不派出人马……估计要等好些日子。”

  归元宗高层都聚集在大殿内。可以随时接受宗主命令,大家彼此交谈,同时也忐忑等待着……中午。一群人也就在大殿内吃了午饭。

  天地间一片白色,光芒也映照的大殿亮堂堂的。可大殿内的归元宗高层们在聊天地同时,一个个都注意着外面,等待着传来的消息。不少护法、都统都深呼吸。或者闭眼养神。乃至轻轻敲打脑袋。

  迅疾的脚步声迅速从大殿外传来,几乎一瞬间。大殿内的长老、护法、都统一群人都转头朝外面看去。只见那灰袍中年人沉着一张脸飞速地跑进归元大殿。

  大殿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诸葛元洪……谁也不知道,这密信中到底写了些什么。大殿内一瞬间静地恐怕连一根针落下都听得见。

  “怎么看这么久?”滕青山也因为气氛。压抑地好似缺氧,无法呼吸般,他盯着他地师傅‘诸葛元洪’。

  诸葛元洪披头散发,一身白色宽松长袍,可此刻。他站在宗主座前,气势凌厉地如同一柄出鞘利剑,他目光扫过众人,淡淡道:“准备战吧!”

  诺大地大殿内。寂静无声。‘准备战吧’。宗主‘诸葛元洪’看似平静地一句话。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好似看到,千军万马彼此血腥厮杀的场景,这不是普通地一战,而是归元宗生死存亡一战!

  庞山、臧锋、关绿等诸位长老也站起,其他都统、护法们也紧接着一个个站了起来,一个个看似都很平静。

  三个多时辰地煎熬,大家还存在一丝奢望。奢望那青湖岛能不战,大家惶恐等待着。受着前所未有地煎熬,当最后。‘准备战吧’四字从宗主‘诸葛元洪’口中吐出来。所有人却反而平静了。

  “根据消息。青湖岛驻在徐阳郡边界的银蛟军两万人马。已经出发,全部杀向楚郡!其中先天高手未知。”诸葛元洪淡漠道,“显然。那青湖岛打地注意,是第一个先灭掉铁衣门,随后再灭我归元宗!”

  众人暗惊。ξ墨ξ香ξ阁ξ论坛ξ好书推荐区О倾情推荐数百全本经典小说,热门新书。

  两万银蛟军?银蛟军可是堪比黑甲军地军队。黑甲军才六千,灭那铁衣门竟然派出两万?而且,先天强者数目还是未知地。这还是最先发现地第一波!谁也不知道,是否会有第二波人马。

  “我预计,青湖岛对付我归元宗人马已经出发,只是消息还没来地到达我这。”诸葛元洪声音依旧平淡。

  “你们三人。带领我黑甲军第一领、第二领一共三领以最快速度赶往我江宁郡最南边地‘延江城’!带领延江城地城卫队。守住延江城!”诸葛元洪吩咐道。

  而后整个黑甲军军营都沸腾了。第一领和第二领的黑甲军军士们。最多能和住在一起地亲人们说两句话,而后就立即穿上重甲,骑上战马,手持着兵器,一个个开始迅速地在校场聚集。

  从诸葛元洪之前下令,到滕青山、庞山去传令。召集闲散在各处地军士。再到集合。不足半个时辰。

  黑压压一片,三千黑甲军军士尽皆骑着战马,一个个方阵列好,有的是长枪方阵,有地是战刀盾牌方阵,有地是弓箭手方阵……三千黑甲军军士。好似一潜伏地巨兽,不发出一丝声音。

  滕青山一身玄铁重甲,头戴头盔,手持轮回枪。骑着黑魇马!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妹妹青雨正在那。

  “青山。你是第一统领,此行是以你为主!”诸葛元洪嘱托道。“你也听听你师叔。还有燕长老的意见。”

  三千黑甲军开始有条不紊地出发。形成一条黑色长龙。连绵不绝地朝北门方向前进的黑甲军气势雄浑,一个个战士都知道此次是有大战,身为黑甲军军士……在辉煌最耀眼地时候。就是血战之时!

  滕青山转头看去,只见在黑甲军人影后面。诸葛青正站在青雨前方,连挥手,脸上满是担忧之色。大喊道,“我等你回来!”

  滕青山心中不由一颤。只是一挥左手。而后又继续随着大军,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希望大家支持作者我吃西红柿《九鼎记》大大,该章节为第三十五章 金鳞卫,本小说网提供九鼎记的同步更新

  送着滕青山消失在黑甲军人群中,诸葛青眼睛红了,花闪烁着。大军出发的命令实在太迅疾,许多人都不知道。诸葛青也是走出闺房,偶然听到消息,不由大惊失色,连赶往校场。

  诸葛青害怕,害怕再也看不到滕青山,看着浩浩荡荡的黑甲军离去,诸葛青再也顾不了其他,高喊‘滕大哥,我等你回来’!

  “爹。”诸葛青一下子扑进父亲怀里,强忍许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从小到大,诸葛青是第一次真的喜欢上一个人,当看到滕青山带领大军离去,诸葛青真的很害怕、很恐惧,恐惧再次看到滕青山,只是看到滕青山尸体!

  “我派了燕长老过去,他是先天金丹高手。青山他也达到先天,保命应该有把握。”诸葛元洪说道。

  “有。不过青湖岛同时对付两大宗派。而且还有将不少高手留守老巢。第一波攻击延江城地不会太多。”诸葛元洪说道。“宗派不可能保证滕青山毫发无伤。一个真正高手。哪一个不是经历各种困境。经历生死磨练。才能达到巅峰?”

  “哥。表哥。你们一定要回来!”青雨也是看着北方远去地黑甲军人马。咬着嘴唇。平时在大大咧咧。可实际上她从小就是在滕青山关怀下长大地。在她心里。最重要地就是父母和哥哥滕青山了。

  江宁郡郡城外官道上,三千黑甲军正迅速地朝南方前进,而滕青山、庞山、燕长老三人都是骑着黑魇马在大军的最前面。黑魇马,作为三大龙马之一,那是四大统领以及执法长老、宗主才能配备的。

  “青山,青青她对你可真的不错,让一个知书达理的小姑娘,在大庭广众之下,喊‘等你回来’,很难得啊。”旁边庞山笑道,“你可别辜负青青。”

  刚才青姑娘那一声大喊,那一瞬间,滕青山的确震撼了,那闪烁着泪水地一双眼眸,透露出的担忧、害怕,让滕青山冰封的心裂开了。

  那银发的燕长老沙哑道:“那银蛟军,我黑甲军还能拼……可是,青湖岛最强大的军队,并非银蛟军。而是金鳞卫!完全由一流武者组成的最精英队伍。”

  完全是一流武者组成?六千黑甲军中,达到一流武者境界地高手,恐怕也一百多一点。

  旁边的庞山也郑重道:“那青湖岛坐拥九郡,高手当然多。青湖岛地金鳞卫,一共两千人,是青湖岛最可怕的军队。这两千金鳞卫,一旦真地杀过来……完全能将我归元宗六千黑甲军,尽数杀光。”

  “我现在最担心一件事。”滕青山低沉道,“那青湖岛派出的军队,可能会让金鳞卫做先锋,先一步杀到延江城。以金鳞卫的速度,恐怕要比咱们黑甲军行军要快的多,如果那样,城卫队能挡住金鳞卫?”

  延江城城卫队,是江宁郡九大城中守军最多的,可也仅仅只是一万。一万城卫军,这身体素质,能力举五百斤,算不错了。

  “只要数百金鳞卫,恐怕就能迅速地打开缺口,斩杀守将,破开延江城。”庞山说道。

  “你我二人?”燕长老听了,略微沉思,便点头,“好,有你我二人在,协助一万城卫军,只要金鳞卫不太多,便不足为虑。”这燕长老,乃是‘先天金丹’强者,他和滕青山一旦去。

  两道黑影一闪,一个呼吸的时间,快便消失在了百丈之外,只在一望无际的雪地上留下浅显的马蹄印。

  马蹄声急促,一匹匹高过八尺的神骏战马飞奔在官道上,溅起不少积雪,这些战马上的战士身上的铠甲有着一片片鳞片,通体漆黑,只在肩甲、臂甲等边缘有着金色条纹。这种鳞片结构的铠甲,制作起来,比归元宗地那种整体式重甲,更加复杂,耗费金钱、工艺也更惊人。

  “距离延江城只剩下三十里地。”骑着战马,飞奔在最前面的,是一身暗金色战甲的两鬓斑白老者,他那双凌厉的眼眸遥看北方,“胡长老,我看那归元宗怕还不知道我青湖岛杀过来……”

  在他身后,是一袭灰色长袍地中年人,中年人淡漠道:“我们最好,以最快速度拿下延江城,后面大军会很快跟上。拿下延江城,以后我方军队,可以源源不绝地跟上。消灭归元宗,十拿九稳。”

  “胡长老,我就懂,岛主他怎么那么小心归元宗?又是偷袭攻占延江城,又是步步为营,先一步灭掉铁衣门,等诸多高手汇聚,大军围上去,灭归元宗。依我看,和对付铁衣门一样,一口气杀过去,不就成了?”那双鬓斑白老者说道。

  “哼,铁长老,别小看那诸葛元洪!小看诸葛元洪,后果会很可怕。”那中年人说道,“等剩下最后五里地,下马,施展轻功靠近过去。”

  延江城城头上,密密麻麻大量战士站着,还有诸多战士来回巡逻,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其实今天一早,延江城城主、城卫队队长就得到传信,让他们关城门,小心戒备。青湖岛人马很可能袭来。

  “一个个眼睛瞪大了,多熬一会儿,等到夜里,黑甲军就赶过来了,到时候大家就轻松了。”一名身披黑色铠甲的精瘦汉子行走在城墙上,他身后还跟着数精英兵卫。

  整个城头上所有的兵卫们吓得心一颤,一个个瞪大眼睛看向城下远处。“哪呢?”那城卫队大队长,也是连趴在城头上看过去,这一看,不由脸色一变,猛地嘶吼一声:“弓箭手,准备!!!”

  这些人,在铠甲上竟然都包着一层白布,全身从头盔到脚,全包着白布。在雪地上,这全身白地战士,根本很不起眼。

  下方那些雪白战士中传来大喝声,顿时,所有全身雪白的战士速度激增,不顾隐匿身形了。

  “高手,都是高手。”城卫队大队长‘吴昊’,一看下方那些雪白战士奔跑的速度,惊呆了,随即立即瞪大眼睛高吼道,“射!给我射!!!”城墙头上,密密麻麻的兵卫们撑起强弓,朝下方雪白战士猛地射去。

  各种声音响起,那些雪白战士身上的白布撕裂掉下,可他们一个个尽数穿着黑色战甲,这些兵卫的箭矢,根本伤不了他们。

  城卫队大队长‘吴昊’一看敌人露出的铠甲,脸色大变:“金鳞卫!”不过一般兵卫们却不认识这战甲。

  只见那些金鳞卫们迅速地冲到山脚下,不过高达十丈地城墙,是一流武者无法一跃而过的,只见不少金鳞卫猛地蹬裂地面,跃了四五丈高,而后猛地用匕首插入城墙内,整个人挂在城墙上。

  “呼!”开水、滚油直接从上面倾盆倒下,这水、油可是无孔不入,这铠甲防御再好,也防不住开水、滚油啊。

  “啊!”“啊!”不少金鳞卫连跳开闪躲,依旧有不少被烫伤,当然,都只是轻伤罢了。

  不少火把从城墙头扔下,下方早就满地是滚油了,火把一下去,城墙下顿时燃烧起滔天大祸,墙壁上也有火焰。显然,他们欲要借助火焰阻拦这些金鳞卫。可惜,青湖岛第一精兵‘金鳞卫’不是这么容易挡住地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最新章节是:第三十八卷 合道

《九鼎记》评分高达94《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