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款药6年“四易其主”济川药业20亿下血本接盘借机杀入生长激素

  • 发布日期:2021-11-16 14:56   来源:未知   阅读:

  老牌儿科中成药企济川药业600566股吧)(600566.SH)在双十一下了个“大单”。

  11月11日,济川药业发公告称,与天境生物就长效重组人生长激素(伊坦)达成产品开发、生产及商业化战略合作,它将向天境生物支付2.24亿元的首付款,并在达成若干开发、注册及销售里程碑后,再向其支付累计不超过17.92亿元的里程碑付款,总付款最高达20.16亿元。

  战略合作后,天境生物继续主导伊坦的三期临床试验研发,济川药业则主要负责产品获批后中国市场的商业化推广。

  济川药业这次可是下了“血本”。20.16亿元的总交易额不仅创下了近年中国生物医药市场及全球儿科医药领域同类新高,也是它2020年净利润的近两倍,而济川药业的市值也不过就173.48亿元。

  它买的也不是个普通药,这款药从2015年至今已经几易其主。伊坦最早是由韩国生物制药公司Genexine研发,2015年10月,天士力600535股吧)、康桥资本与Genexine达成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天视珍,以2000万美元的价款和许可使用费,引进了包括伊坦在内的三款进入临床研究产品的中国区权益及两款临床前产品的全球权益。当时,天士力把这次合作视作自己由中成药企转型创新药企的关键。

  而在2017年,天境生物的前身三境生物突然与天视珍合并成立了天境生物,伊坦又到了天境生物的手上。虽然天士力并没有对外过多解释具体原因,但伊坦的研发进度不及预期却是事实。2015年它已经处于临床II期阶段,据媒体报道计划在2017或2018年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展开三期试验。但事实上,直到2020年8月,伊坦的临床III期试验申请才在中国获批准。

  现在伊坦的中国区权益又到了济川药业手里,6年时间四易其主,这在行业里也极其罕见。行业普遍共识是像伊坦这样的临床后期产品被企业买进后都是准备在商业化阶段创造收益的,一般不会再卖出。

  对此,天境生物创始人兼董事长臧敬五在采访中表示,伊坦是一个儿科专科药物,天境生物的战略是找到中国境内最强的儿科渠道公司来合作,济川药业的儿科药销售团队覆盖全国30个省份和直辖市内超过23000家各级医院,是理想的合作伙伴。

  不过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儿童药中成药企,济川药业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它的三款核心产品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在2020年年报、2021年半年报中合计贡献了七成以上的营收,但最近都连连受挫。

  蒲地蓝消炎口服液是其销售额最大的单品,2003年上市以来,累计销售额超100亿元。依靠这一重磅单品,济川药业迅速崛起,2013年至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均保持了20%以上的年增速。

  但从2018年底开始,国家药监局要求蒲地蓝消炎在说明书里增加了恶心、呕吐、腹胀、腹痛等多个不良反应,并明确指出孕妇和过敏体质儿童、脾胃虚寒者慎用。直接结果就是,2019年年报中,以该款产品为主的清热解毒类业务营收同比下滑14.27%,济川药业出现了上市6年来的首次营收、净利双降。

  而且该药一直没进国家医保目录是一大“隐患”。虽然也进了一些区域的目录,但按照国家医保局规定,从2019年开始各省需在三年内逐步剔除跟国家医保目录不符的增补药品。今年7、8月,它已经先后被踢出河北省、山东省省级医保名单。

  无独有偶,另一重磅单品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在今年10月被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通知称,暂停济川药业在该产品上的采购资格1年。此后济川药业董秘曹伟对媒体回应,该规格是目前已经停止生产、未销售的规格,所以对公司没有影响。

  两大重磅产品连遭不利,这也被认为是济川药业下血本引进伊坦的核心原因。济川药业借此从中成药企赛道直接跨进了儿科最火热的赛道——生长激素。该赛道的头部公司长春高新000661股吧)借着先发优势,在过往十年股价涨了38倍。交易公告当天,济川药业收盘涨停。

  不过也并没有那么乐观。伊坦是一款长效生长激素,在国内属于高端产品,中低端的粉针、水针市场规模更大,其中水针占到了近六成市场。

  伊坦的直接竞对就是国内唯一获批同类产品的长春高新。后者的产品2014年就获批上市了,几乎垄断市场。但即便如此,该产品也只为长春高新贡献了12%左右的营收,远不及水针。按其2020年营收计算,目前国内的长效生长激素市场不过7亿元左右。

  据臧敬五的介绍,伊坦预计在2023年提交上市申请。既然花了如此代价进入生长激素领域,济川药业在此之前应该还会想办法补齐更主流的产品。对于此事,经观大健康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