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运河通州段40公里河道将通航:迷人的河段似一幅田园画

  • 发布日期:2021-11-16 14:56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船笛鸣响,运河游船推开碧波,缓缓驶出二号码头……“快看,水多清,天多蓝!”家住梨园镇的“老通州”王艳琴,“五一”期间带家人体验了一次运河游船,刚登船就兴奋地拿出手机拍照、录像。

  “今天我们将穿越六座大桥和两座公园。大家看,出现在我们船正前方的是玉带河大桥,它凭借塔形造型和夜晚如梦如幻的灯光,被市民称为北运河上最迷人的大桥……”讲解员介绍,这条航线起自二号码头,止于漕运码头,全长超过10公里,沿途可见大运河森林公园、运河商务区等城市副中心特色景观。

  目前开通游船的这一河段是运河通州城市段,于2019年10月通航,全长11.4公里,途经通州奥体公园、运河公园、大运河森林公园、运河商务区,可饱览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风光。

  今年6月,这条航线还将延长,北运河通州段40公里河道将实现全线通航。为了克服水面差,让船舶行得更稳,北运河上新修建了甘棠、榆林庄两座船闸。“五一”小长假期间,两个工地都没停工,记者在施工现场探访看到,船闸主体结构已基本完工,正在进行闸门调试、景观绿化等工作。

  北运河甘棠、榆林庄段,多年前已经建成了拦河闸,不仅控制了河水流速,还出现了巨大的水面景观,很是漂亮。然而,两座拦河闸的存在,让上下游形成了水位差,给通航制造了难题。

  “如果从河道横截面看,北运河通州段水位就像个3级台阶。”通州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说,修建两座新船闸后,船舶就能平稳、安全地渡过落差水面。船闸设计防洪标准均为50年一遇。

  来自金河水务的宋国雨,是甘棠船闸建设的现场负责人。“为了提高地基承载力,1万多平方米的基坑里打下了将近4000根碎石桩,按照设计方案,建成甘棠船闸将用掉约2.7万立方米混凝土和1500吨钢筋。”参与水务工程建设20来年的宋国雨说,像甘棠闸这样体量的工程,正常情况下需要一年的工期,但为了尽快竣工通航,项目部经过反复论证,决定将工期缩短至8个月。

  紧张的工期中,宋国雨和建设者们还要新开挖700米河道。他展开一张施工效果图说,北运河来到甘棠段,会一分为二,变成一宽一窄两条河道,甘棠拦河闸位于宽河道内,新船闸建在已经抽空水的窄河道上。然而,从主河道通往窄河道的“路口”,是个接近90度的直角弯,如果不对河道进行改造,通航后船舶转弯太急,不仅船员驾驶难度增大,还很容易给游客造成眩晕感。因此,在船闸主体结构开始前,项目部就投入全部人力,新开挖了700米河道,将转角改为了50度。角度变小以后,游客们就几乎感觉不到转弯带来的不适了,可以更加轻松地欣赏运河风光。

  甘棠、榆林庄两座船闸都是单级双线船闸,即一座船闸可以克服一级水位差,每座船闸都有两条通道,一头一尾各有闸门把守。随着工程接近收尾,两座船闸已经显露真容,航拍图显示,它们犹如卧在河道中的灰色巨龙,蔚为壮观。

  通航后,游船通过每一座船闸的时间大约是14分钟。以甘棠船闸为例,水位较高的上游,位于船闸北方。船舶从上游向下游行驶,临近北闸门时,船闸闸室就开始提前注水,使闸室水位线与上游水位线一致。随后,打开北侧闸门,放船舶进入闸室并关上北闸门,伴随着闸门关闭,闸室开始排水,待水位线与下游水位线一致后,再打开南闸门,船舶平稳进入下游河道。闸门的控制,将全部依靠液压启闭机控制,每一个闸门都有单独的控制设备。现场还安装有柴油发电机,一旦船闸发生断电的情况,也能有临时电作应急。

  从甘棠船闸出发,驾车沿北运河左堤路往下游方向行驶约20分钟,就到了榆林庄船闸。这座船闸的施工工艺、运行方式与甘棠船闸类似,但钢筋、混凝土的用量更大一些。相关负责人于刚说,船闸上方建有一座可通车和行人的跨河桥,届时将形成立体式的交通体系。

  曾经,流淌千年的大运河承载的是一条条来往其上的船只,也记录下了千家万户的喜怒哀乐。曾有世界遗产专家指出,大运河不只是一条河,更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纽带,厚重而深沉,悠远而辽阔。如今的大运河,白天,水光潋滟、白鹭点点,两岸树木葱茏、绿海连绵,是一幅充满田园野趣的生态画卷;夜间,灯光结合水中倒影,一派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待北运河通州段40公里河道全线通航后,游客可以乘船品味“一枝塔影认通州”的历史传承,见证运河商务区的高楼林立,感受大运河森林公园的迷人生态,即便是游船在通过船闸的14分钟里,也能感受绵延千年的运河文化。

  在甘棠船闸闸首位置,一块浮雕已经就位,上面是《潞河督运图》。《潞河督运图》绘制于清朝乾隆年间,画卷上再现运河河道上繁忙的漕运场景,以及河岸两侧错落有致的田园、农舍、店铺、寺庙等景致,是一幅难得的展现运河历史的风情画。不仅如此,船闸北侧还立起了3座钢制桅杆,象征曾经大运河上万舟骈集的场面,让人仿佛穿越到了历史画卷中。在船闸顶部的观景平台,栏杆上设计有“甘棠鱼跃”的艺术字,登临这里,便可俯瞰宽阔的大运河,看鱼儿在清澈的河水中游来游去。

  “过去,我对大运河了解不多,随着工程建设的深入,我明白了自己工作的价值,能让数以万计的游客在乘船中领略运河的文化风情。”宋国雨说。

  北运河京冀交界处有个地名叫杨洼,目前,这里正在规划论证修建船闸的可行性。河北香河、天津武清两地也在积极为通航做准备。这意味着,在未来,北运河通航的里程将不仅仅局限在通州段的40公里,航线有望继续向下游延伸,接连进入河北省、天津市境内。游人从通州上船,便可抵达河北香河、天津武清。

  香河县相关负责人表示,北运河香河段是京杭大运河的重要节点,也是北运河旅游通航的出京第一站。目前,香河正陆续对北运河进行生态综合整治和河道疏浚,并设置中心码头1处、旅游码头4处,5个码头共设置50个泊位,承载水上游览、交通停靠功能,衔接景点,实现水岸游览互动。

  天津市水务部门、交通部门编制了《大运河天津段河道水系治理管护专项规划》。“十四五”时期,天津将实施北运河武清段15.6公里河道清淤整治及河道绿化等工程,提升河道景观能力,打造贯穿南北的绿色生态廊道,实现水清、岸绿、河畅景美的自然景观。

  京津冀三地已签署框架协议,力争实现北运河京津冀段旅游性通航。通航工程是京津冀北运河水务协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通航后,这里不仅将成为三地协作治理大运河的典范,还将打造旅游通航发展新格局,连起京津冀三地的运河千年文脉。

  近10年来,北京市、通州区大规模开展河道综合治理,大运河北京段流域内的污染企业全部关停,沿线村庄的生活污水也纳入市政管线或建设临时污水处理厂。截住污水后,“打扫”大运河河道,定期对河道进行清淤,让河道彻底“洗澡”。

  依托大运河的旖旎风光和沿线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城市副中心正在积极打造大运河文化旅游国家5A级景区。“三庙一塔”景区非遗传习所、西海子实景演艺、水马驿水资源保护利用中心等项目正加快推进,预计2022年通州大运河5A级景区将基本建成。